首頁>檢索頁>當前

搭建學前專業教育實習“練兵場”

發布時間:2020-06-21 來源:中國教育報

編者按

幼兒園以游戲為基本活動,要求教師有較高的與幼兒互動的能力。基于此,實習對學前教育專業學生就尤其重要,它是實習生提前接觸幼兒、了解幼兒的契機,能幫助實習生把理論知識轉化為實踐技能,避免在入職后陷入茫然。那么,幼師的培養方——學校,有沒有為實習生提供充分的實習保障?幼兒園提供的實習機會能否幫助實習生獲得應有的成長?實習生本人經歷實習后,是否真正提升了實踐技能,產生了職業認同感?本期學前周刊從培養學校、用人單位及實習生本人三個角度呈現學前教育專業學生的實習狀態,以期通過三方對話互相啟發,優化今后的教育實習。

與幼兒園的一次“無濾鏡”相見

余斯思

去年10月,我踏進幼兒園,開啟了為期兩個月的實習。之所以參與實習,一方面是對幼兒園的日常情況抱有好奇心,另一方面是“校外實習”被納入了培養方案,是必須完成的課業任務,這也迎合了當前社會對學前專業人才較高實踐能力的期待。

實習前制定明確方案

在實習方式選擇上,因為是必修課,為保證實習質量,原則上只能以“集中實習”的方式到各實踐基地實習。若有特殊情況,也可選擇“分散實習”,即自己聯系實習地點實習。

在實習模式上,集中實習采用“雙導師制”。各實踐基地主要負責人為實踐導師,負責指導實習生,另設一名校內導師,負責實習派遣、實習研討、情況督導等。同時,必須在實習期間保質保量完成實習任務。一種是實踐類任務,包括觀察記錄、活動教案和活動視頻,另一種是科研類任務,包括觀察記錄和研究成果(如研究報告、論文等)。在時間安排上,實習被安排在最后一學年的上半學期,時長為8周,每周前四天在基地實習,第五天回校內研討。

我的實習地是一所幼兒園,除大中小班外,還開設托班。實踐導師根據我的實習計劃,安排我進入托班實習。

實習期間,最初兩周的主要任務是“觀察”和“輔助”。觀察任務有兩個:一是觀察托班一日生活具體安排;二是觀察教師的帶班日常、幼兒的特殊表現等。“輔助”即變身“生活小能手”,輔助教師安慰哭鬧的幼兒、幫幼兒換洗尿濕的衣物、分餐等。

后面幾周,除“觀察”和“輔助”,還增加了“帶班”任務,即獨立組織教學活動、編寫活動方案并參與集體備課、撰寫觀察筆記、學習家園溝通技巧等。

實習過程面臨多重挑戰

在托班的實習是有趣又富有挑戰的。可以每天見到幼兒純真的笑容,但也會看到他們哭花的臉;可以從獨立組織活動中獲得成就感,但也需要熬夜備課、研討等。興奮之余,更深的感觸是艱辛。

素養和技能的碰撞是第一重挑戰。走進幼兒園真實的班級情境,沒想到最先擊潰我的不是幼兒的哭鬧,不是熬夜寫觀察記錄,而是手指操做得笨拙、彈琴找不到節拍等曾被我嗤之以鼻的技能。以前我認為,幼兒園教師是教育者,很多技能可以被替代。比如,不會彈琴可以借助音響,不會講故事可以用故事機。但當看到孩子們對音響中放的音樂不感興趣、跟著老師彈出的鋼琴曲卻歡快蹦跳,看到孩子們聽故事機里的故事經常走神、聽教師講卻兩眼發光時,我終于意識到自己錯了。

對“技能論”的反駁,是為了糾正社會上關于“幼兒園教師就是帶娃哄娃”的刻板印象,讓大眾明白,幼兒園是在幫助幼兒成長為全面發展的人,但這并不意味著技能無用。我們反駁的是單純重視技能的觀點,而非技能本身。

壓力是第二重挑戰。“當幼兒園老師是個體力活,可以減肥的!”這是開實習動員大會時一位教師的玩笑話,但真正實習后才發現其言不虛。幼兒園一般早上七點半開始接待幼兒,但教師七點就要到班準備。午飯后,幼兒午休,教師還要備課或教研。下午五點半,家長陸續來接幼兒,但教師清掃整理工作結束已是六點后了。如果遇到有家長來找教師交流問題或其他事,就會更晚。這意味著教師從踏進幼兒園到離開幼兒園,都很少有機會休息。

挫敗與失落感是第三重挑戰。第一次獨立組織教學活動時,活動進行不到五分鐘,部分幼兒就心不在焉了。對于我的引導,他們并不買賬,反而更加肆無忌憚。這不僅影響了我的情緒,還讓我浪費了很多時間在紀律管理上。此外,活動各環節的過渡也較生硬,活動方案雖寫得明明白白,但實施起來就是不對勁,上一環節結束了總不知道怎么引入下一環節,以致最后草草收場。

實習拉近了理論與實踐的距離

兩個月的實習讓我感悟良多,也對一些問題有了更多思考。

提升了對幼師的職業認同感。實習前如果有人問我是否想當幼師,我很可能回答“不”,實習后卻有點兒憧憬了。此前不想去幼兒園,并非不熱愛幼教,也不是不喜歡幼兒,而是覺得幼師工作挑戰很大。一方面是精力的挑戰。不像中小學教師主要負責學科教學,幼兒園教師從幼兒進園到離園,各方面都要照顧到。另一方面,還面臨環境創設、科研等壓力,同時也有社會認可度的挑戰。“幼師就是帶娃”的錯誤觀點雖在改變,但幼師社會地位不高仍是現實。

但即便如此,在實習中我也深刻感受到了幼師工作的魅力。通過實習,過去停留在書本上的知識活了,幼兒變成了一個個真實的個體,我可以真切感受到他們的開心與難過,成長與進步。工作時,獲得一個溫暖的擁抱,見證一次難得的進步,就足以讓人感到幸福了。

明確了理論與實踐相輔相成。經過實習,第一次深刻體會到了實際教育情境和理論知識的不同,也在實際帶班的局促中,深刻體會到了實踐經驗與理論經驗相輔相成的意義。一方面,實踐離不開理論支持,通過理論積淀,我知道了幼兒哭鬧、攻擊他人等行為背后的原因,也明白了該如何進行科學的觀察、分析、反思;另一方面,理論需要實踐的檢視,通過實踐的磨礪,我明確了如何處理幼兒的各種狀況。從這一點來講,兩個月的實習期太短了。與幼兒打交道并不容易,僅在畢業前到幼兒園兩個月,因諸多不適應而產生的糟糕體驗對大家未來的職業發展或許不是福音,而是一種打擊。如果每學期都能進入幼兒園開展為期一周或半個月的“小實習”,或許是一種非常好的方法,能很好地促進學前專業學生在職前培養階段理論與實踐的接軌。

(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學前教育專業碩士研究生)

三方協同,優化實習全過程

郭瓊 季琴

實習是幼兒教師踏上工作崗位前最直觀、最有效的實踐學習過程。筆者在與實習生溝通中發現,大家遇到的困難涉及家長工作、游戲活動的組織、布置環境和寫活動方案、突發情況處理等。但共同的困難則是教學組織與建立班級常規。與此同時,很多實習生在實習前并不清楚自己是否適合當教師。這些問題與實習生本身的認知、經驗積累,以及外部的環境、組織與安排相關。

系統解決實習生面臨的教育教學難題

實習生對幼兒的身心特點、教師的教學內容和方法相對都較陌生,幼兒園主要應幫助其解決教育教學中的問題。筆者所在園所的實習時間大多為一學期,幼兒園遵循認知學習的特點進行系統安排。

從內容安排上,主要包括三方面。首先,從了解一日常規入手,熟悉每個環節的組織策略,了解每個環節為何如此安排,以及各環節中滲透的教育意義。實習第一個月,重點了解保育工作,熟悉保育員工作流程和要求。第二個月,指導實習生逐步參與半日活動組織。

其次,在一日活動中,重點關注游戲。從游戲入手,實習生可以逐步了解幼兒學習與發展特點。具體步驟大體分四步:第一步,觀察游戲;第二步,參與游戲,體驗游戲的樂趣,思考游戲的教育性;第三步,了解在游戲中如何引導、干預幼兒的行為和情緒;第四步,利用現有資源創設游戲,并在與幼兒熟悉的前提下,嘗試自主發起游戲。

再其次,關注領域教學。實習生第一個月進行聽課學習。從第二個月開始,對一日生活流程及游戲有初步掌握后,實習生可自主設計教育活動。根據實習生的優勢資源,可安排其選擇某個領域進行教育活動設計與實施。帶教老師指導實習生修改完善活動設計,并進行試教。活動后進行評價、反思、調整。

從實習策略上,主要包括兩方面。第一,從觀察幼兒、教師、活動入手。實習生需要觀察模仿,積累經驗,然后才開始嘗試組織活動。觀察主要包括:觀察幼兒——盡快記住每個幼兒的名字、外貌,發現每個幼兒的性格特點、專長和愛好,需要與想法。觀察教師——了解教師的教學技巧,發現教師的優秀品格,學習教師的語氣、語態及與家長的溝通技巧。觀察活動——觀察一日活動的安排與進程,觀察活動中教師的組織和幼兒的行為,觀察活動的規則與要求,觀察活動的銜接與過渡。

第二,活動前做好計劃。實習生經過3—4周的跟崗見習后,開始學習制定和執行月計劃、周計劃、日計劃。在開展教學活動前,實習生要做好充分準備,尤其是計劃制定。

培養單位要做好實習生與幼兒園的對接

明確對實習生的要求。筆者發現,不同學校在組織實習過程中松緊程度不同。有的學校安排專人到實習單位跟進,了解實習情況,訪談園方管理人員對實習生的評價;有的學校通過每天讓實習生拍照(幼兒園活動現場)打卡,進行監督。明確對實習生的要求,有利于提升實習效果。

專業課程與一線實踐加強聯系。觀看實習生組織活動的過程,筆者發現他們大多采用講授示范法。在后期跟進指導中,實習生慢慢接觸生成課程,參與主題探究。這不禁讓筆者思考,目前幼兒園課程已越發強調探究學習,如專題研習、STEM課程、教育戲劇等。師范生的課程可以進一步加強實踐性、探究性學習。比如,針對繪本《情緒小怪獸》的教學設計,是否可以通過小組合作開展項目探究?大家頭腦風暴,結合自己的情緒經驗,挖掘繪本的教育價值,嘗試從語言、美術、戲劇等角度設計活動。

關注實習生心理。實習對于學生來說是一個挑戰。從學校走向社會,從學生走向教師,從熟悉的環境走向陌生的環境,心理適應挑戰較大。他們的心理狀態需要得到培養單位的關注,比如,了解實習生的想法與情緒,引導他們掌握一些心理調節策略。

幼兒園要提供寬松環境與專業支持

創設尊重、接納的環境。情感是影響專業認同的因素之一。影響教師專業認同的積極情感包括周圍人對實習生的認可與支持,這能幫他們克服困難適應新環境。作為實習單位,幼兒園創設和諧、溫暖的情感氛圍是基礎。它不僅能幫實習生融入集體,更對他們今后在集體中做人做事的態度和方式有積極影響。

運用結對帶教,引領實習生成長。在實習中,我園運用以老帶新、以優帶新、以學促新等方式,讓幼兒園骨干教師和優秀教師對實習生結對帶教,每位實習生的指導教師安排到人。結合一日常規,對實習生從生活活動、教學活動、游戲活動、戶外活動四方面進行指導,對實習生每次組織的活動進行指導—觀摩—評析—總結,時時不忘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地影響,在引領實習生的過程中,也不斷提高自身業務水平。

實習生要處理好與多方的關系

處理與自身的關系——建立科學的職業規劃。一個人要在職業道路上走得遠,必須有強大的內動力,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明確職業方向。如果一個人對孩子沒有耐心和愛心,那幼兒教師就不是好的職業選擇。筆者從本園實習生身上發現,具備“愛孩子”的專業性向是實習生專業成長的前提。因為愛孩子,他們也得到了孩子的愛,進而獲得更多職業幸福感,同時也增加了實習生的責任感和專業認同。對于職業選擇,在確定自己喜歡、適合的基礎上,可以進一步思考一年、三年規劃。

處理與孩子的關系——把握合適的度。實習生與孩子們在一起就像一個個大孩子。在孩子們眼里,他們更多是玩伴而非教師。于是,當這些“大孩子”獨立組織活動時,孩子們就表現得異常興奮,甚至故意搗蛋。在溝通中發現,實習生與幼兒交往的困境,包括如何做到亦師亦友、如何兼顧團體需求與個別需求。實習生需要把握好與孩子相處的度,既要親切、活潑,又要沉穩、有原則。這個互動的度需要實習生在對孩子的游戲、生活進行觀察中,不斷反思、調整。

處理與專業的關系——從理論向實踐轉化。“經驗+反思=成長”。經驗的獲得是教師成長的前提,沒有反思的經驗是狹窄的經驗。對實習生來說,要提升專業能力,就要積極主動對自己觀察到的幼兒行為、教師教學、一日活動進行思考,探尋內部規律。在本園,我們建議實習生每天留出一點兒時間和指導教師對每天所做的觀察進行反思,每周撰寫反思日志。

處理與帶教老師的關系——共進共贏。實習生與帶教老師互動的品質,直接影響實習效果。作為實習生,首先應尊重帶教老師。在日常實習中,要帶著思考的習慣去觀察、去實踐,積極向帶教老師請教。

處理與家長的關系——真誠溝通。實習生面對家長,往往不敢主動交流,或不知交流什么。一個實習生提及:“一天,一位家長來問詢孩子當天在園情況時,我一下子蒙了,尷尬地說了一句不好意思,讓我回想一下啊。這以后,我有意識地在中午休息時段把班級幼兒當天的活動梳理一下。”這個實習生就是在實踐中不斷積累溝通技巧的。真誠的溝通態度及對孩子的細心觀察和照顧是與家長順暢溝通的重點。實習生應學會主動、熱情、大方地與家長交流,讓家長了解自己對孩子的關愛。

(作者單位: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清秀幼兒園)

全實踐,培養“拿來即用”的幼師

秦金亮

新世紀以來,培養幼兒教師的學前教育專業經歷從中專、大專到本科、碩士、博士培養的深刻轉型,催生了反思實踐取向的“全實踐”見實習與人才培養模式的變革。

將幼師發展所有實踐環節納入見實習

“全實踐”的見實習是浙江幼兒師范學校2001年并入浙江師范大學轉型以來,在總結培養幼兒教師50年中專、大專經驗的基礎上,適應新時期本科、專業碩士培養一線幼兒教師要求形成的一套基于實踐的課程教學體系。

所謂“全實踐”,就是將幼兒教師專業發展全程中所有實踐環節作為一個整體來系統定位、統籌安排,讓實踐要素在時間上全程貫通,在空間上全方位拓展,在內容上全面整合,在理念上全息浸透,在課程結構上全維統整。“全實踐”從最初的高年級集中見實習轉變為貫穿培養全程的現場連續性實踐,從單純見實習活動安排到見實習精細化、規范化、課程化、數字化,與大學相關課程貫通化、整合化,從本科生的“全實踐”到專業碩士“駐園模式全實踐”。

“全實踐”不僅增強了師范生的教育實戰能力,更重要的是通過系統的實踐觀察、反思、體悟,實踐情境激活了學生對書本知識的能動學習,使刻板的書本知識鮮活起來,學生存疑、批判、反思的熱情被喚醒。

被逼出來的“全實踐”見實習改革

浙江幼師并入浙江師范大學后開啟了浙江省本科培養幼兒園一線教師的先河,但傳統的培養模式已不能適應幼兒園發展的要求。一方面,普高學生多不愿讀學前專業(首屆招收80名只有7名為第一志愿),另一方面,幼兒園方面不愿接受本科生,坊間流傳著“本科生不如專科生”的普遍看法。這種看法流行的主要原因包括本科生專業思想不鞏固,眼高手低;專業技能普遍弱于專科、中專生;缺少情境性見實習經歷,短暫的畢業實習難以形成觀察、支持、指導游戲的能力。

從幼兒園層面看,優秀的幼兒園希望能培養出《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及《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要求的能指導游戲、支持自主活動及設計項目學習的新型教師。

從教師專業發展看,一線教師希望獲得大學專家的專業指導,在實踐場域中建立師范生、幼兒園教師、大學教師互促共贏的成長機制。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全實踐”的見實習改革被“逼”出來了。

“全實踐”是多維度的見實習模式

“全實踐”的實施從最初的單一時間遞進維度,發展出一個立體的、校外—校內、師生—生生—師師交互、線下—線上的復雜實施網絡。

從時間維度看,“全實踐”見實習把原有的集中見習與實習分解安排在4年的8個學期中,且在二至三年級4學期每周一天,循序漸進,把幼兒教師的師德浸潤、保育、游戲、活動指導、帶班、教研、反思、發展等十大知能目標分解在8個學期中,采取跨年級聯合編隊,每周三固定時間,每班4人,產生合作共同體學習效應。

從課程整合維度來看,“全實踐”見實習與大學的學科課程盡力同步,產生理論與實踐、學科課程與實踐場域的有效整合,產生實踐感知經驗與書本知識交互生成的“鋼筋水泥澆筑”效應。見實習內容與主要學科課程同步實施,如“保育觀摩及參與”實踐內容與幼兒保育學、學前衛生學課程同步,“幼兒發展與活動觀察”實踐內容與兒童人體科學及實驗、學前兒童發展科學、幼兒教育心理學同步。形成學與做的螺旋式互促提升,使實踐的課程與理論的課程整合起來,“學、用、思、行、悟”同頻共振。

作為課程形態的支持體系,“全實踐”形成了“1336”操作路徑。“1”指一個體系——全實踐的課程教學體系;“3”指三個平臺——學前教育綜合實驗室、幼兒教師專業發展的學生社團、實驗幼兒園見實習基地;“3”指三支隊伍——課程實驗實踐教師隊伍、幼兒園全實踐導師隊伍、專業課程教師隊伍;“6”指六項指導——見實習指導、實驗實踐大綱指導、專業技能指導、學生專業創新指導、畢業論文指導、專業成長檔案指導。

“全實踐”課程教學體系的實施,需要克服傳統教師資源、學校教學資源的局限,需要精細化的教學支持體系,需要充足的設施、資源、資金投入。然而,通常的觀點認為,教育類專業像其他人文學科一樣,不需要太多投入。而全實踐的投入非常高,這需要改變已有體制,科學施策。

“全實踐”改革產生了直接效應,比如,學前專業本科生畢業時在教學、帶班方面已是熟手,畢業生當年考編率高,教師資格考試通過率高。其關聯性效應反映在:理論知識學活了;學生技能性學習更有針對性;批判、反思與專業自我發展能力增強。“全實踐”的制度意義在于幫學生跨過“新手”鴻溝,高起點培養教師。

(作者系教育部高等學校幼兒園教師培養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浙江師范大學國際兒童研究院院長)

《中國教育報》2020年06月21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nilsm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_学生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观看_在线观看深夜福利视频